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駐馬店的千年銀杏樹

駐馬店的千年銀杏樹

關鍵詞:駐馬店 銀杏樹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古樹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wasc123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15420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銀杏樹是生物學名稱,在民間,叫它白果樹,因其果實呈白色。白果樹又叫公孫樹,從栽種到大量結果,需經過40年的漫長時光,有“公種而孫得食”的含義。
一位老人見證了一個家族的歷史 ,一棵古樹見證了一個地方的歷史。古樹越多,壽命越長,證明一個地方的歷史越悠久、文化積淀越深厚。可以這樣說,一個地方的古樹多少,代表著一個地方的文化厚重與否。
我曾廣泛閱讀地方資料,又喜歡四處游蕩看風景,發現駐馬店境內擁有多處千年白果樹,一一輯錄如下:
龍王掌
生長于泌陽縣象河鄉陳平村龍王掌山南坡的白果樹,據專家測算,已經1400多歲,高31米,粗10米,八人合抱不攏。
和一般白果樹不一樣,龍王掌白果樹的奇特之處,是樹身東南方有個樹洞,粗24厘米,深50厘米,樹洞內有水,清涼甘甜,四季不涸,如泉水。一般來說,樹身上有洞,又長年積水,容易漚爛樹身,如人身上的毒瘡,若不及時治理,很容易潰爛,漫延到其他地方。有經驗的農民修剪桐樹后,用塑料布包裹鋸口,就是怕雨水注進空洞中,腐蝕樹身。而龍王掌白果樹上的洞終年積水,沒有腐蝕樹身,且生長茂盛,不能不說是個奇跡。
白果樹下有尊石像,坐姿,半米高,文飾精細,雕刻精美,經過歲月打磨,斑駁暗淡,遍生苔綠,盡顯滄桑。樹下殘存一通斷碑,字跡漫漶,從碑文記載約略可知,這里是盈福禪寺,明朝就廢棄了。
白果樹西面靠一片開闊地,是山區難得的莊稼地,地里種玉米,已近成熟,飄散著淡淡的清香。東面緊臨河道,河道冬夏差別巨大,或洪水泛濫,奔涌而下,排山倒海;或干涸露底,石頭遍布,荒涼如戈壁。年年歲歲,歲歲年年,白果樹靜靜地注視著小溪,注視了1400多個輪回。
白果樹不言,白果樹把滄桑歲月默默記錄在年輪里。
張老院
張老院與龍王掌比鄰,同處于五峰山下。五峰山海拔872米,為駐馬店第二高峰,泌陽境內多為綿延低矮的伏牛山余脈,唯有五峰山高高聳立,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高峰,成為強大的楚國與北方諸國的邊界線,也是今泌陽縣與舞鋼市的分界線。五峰山的高聳成就了象河關,象河關位于五峰山腳下,為兩山之間的缺口,是楚國抵御北方諸國聯合進攻的重要關隘,為當時天下九關之一。山高寺廟立。五峰山的高峻,吸引了眾多佛家弟子在此修行,張老院是座大寺院,比緊臨的盈福寺規模大得多。
據考證,張老院始建于唐代,鼎盛于北宋,寺院占地1000余畝,規模宏大,現三處存塔林遺址和數量眾多的龐大柱礎。當時寺院僧人太多,廟內住不下,主持就在寺廟入口處建了莊院,供新來僧人居住。后來,發展成一個村莊,就是現在的和尚莊。
寺廟荒廢后,留下大量石碑,20世紀50年代修建上曹水庫時,用在了壩堤上。據當地村民講,曾見過一塊碑,正面寫“敬德到此一游”,背面記述尉遲敬德游覽張老院的情況。尉遲敬德是唐朝大將,與秦瓊作為門神,貼在門上辟邪。他與駐馬店有緣,北泉寺內的兩棵千年古柏,就是尉遲敬德手植。
張老院毀于何時,無從考證,張老院輝煌的盛況,難以敘說,只有那越千年而頑強站立的5棵白果樹,見證著曾經的歷史。
老河
生長于老河鄉的白果樹有許多奇特之處。一奇,一根多干。據考證,這棵白果樹先前曾遭過雷擊,后來,又從根部叢生出8棵大的白果樹,周圍有許多小白果樹,密密麻麻,粗粗細細,難以數清有多少,遠看像一棵,近看有許多棵。二奇,生長于普通生活區。千年白果樹多生長于深山僻靜處,遠離人跡,遠離凡塵,遠離戰火,受人為因素干擾較少,方能逃過歷次劫難,僥幸存活下來。而老河的千年白果樹,生長于街中心,鄉政府院內,能越千年而存活,堪稱奇跡,也為鄉政府增色不少。外人來,首先見矚目高大的白果樹,耳目清新,也對鄉政府有了不錯印象。三奇,此處以前為古寺,寺院毀,唯白果樹存。白果樹從遠離塵囂的寺院,到人流穿梭的鄉政府,經歷了冷清和嘈雜,經歷了出世和入世,冰火兩重天,不管冷清也好,熱鬧也罷,與它無關,只專注于自我,專注于內心修煉,專注于生長,不正是禪意的體現?
融入俗世的老河白果樹,如融入俗世的佛教,有了俗世情懷,熱情地迎接慕名而來的游客。她與我是忘年交,我曾數次去老河,每次都要拜訪她、看望她。她模樣不變,歲月在她身上沒有留下痕跡,和十幾年前一樣。十幾年對人來說,較為漫長,而對于千年白果樹來說,不過是白駒過隙。
白果樹高18米,遮蔭近400平方米,植于唐代,原寺院不可考,毀于何時不可考。
四十畝地
泌陽縣銅山鄉閔莊村四十畝地,名義上是村莊,其實是人跡罕至的深山。這里位于白云山東側,白云山為駐馬店境內最高峰,海拔近千米,四十畝地位于半山腰。村以樹名,若沒有千年白果樹,幾乎沒人知道深山里還有一個叫四十畝地的村子。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;古樹不言,名聲自遠。
這里原有一座寺院,叫萬僧寺,和多數地方一樣,寺廢樹存;又和其他地方不一樣,這里并排生長兩棵銀杏樹,相距6米,北樹為雌,南樹為雄,周粗均在5米以上,均為宋朝以前所植,距今已經1000歲。雄樹半腰處有一枯洞,內長桑樹一株,高4米,周粗18厘米,堪為奇觀。雌雄樹冠交叉重疊,如一座山,雄樹開花,雌樹結果,男歡女愛,男耕女織,處深山而不寂寞,越千年而茂盛,堪羨。
有古樹的地方,就有文化、有傳說。據鄉民講,古時候有位盲人想測這兩棵樹的粗細,把拐杖放在樹下做記號,用胳膊摟樹,另一個人和他開玩笑,跟在后面,盲人走一步,那人把拐杖挪一步,盲人量了一天,也沒結果,后來,盲人逢人便說,這銀杏樹真粗,沒有邊沿。
傳說和印度寓言瞎子摸象如出一轍。
臺子寺
若說紅羅山,紅羅寺院,報恩寺,臺子寺,臺子寺學校,恐怕沒有多少人知道,但提起梁祝沒有人不知道。這棵千年白果樹就生長于梁山伯和祝英臺讀書的地方。
曾經的紅羅書院現今叫臺子寺,黃土堆積而成,8米高,面積數百平方米,綠樹環合,郁郁蔥蔥,風景優美,在一望無際的廣袤平原上,十分突兀,數里外都能望見。據傳,這里西晉時曾為書院,叫紅羅書院,現在是小學校,梁山伯和祝英臺曾在這里讀書。
學校后邊有棵千年白果樹,當年梁山伯和祝英臺常在樹下讀書。據此算來,樹齡已有1000多年。后來,白果樹生長茂盛,樹干粗大,須五六人方能合抱,樹冠蔽蔭天日,遮掩大半個土臺。但是,我去的時候看到的是什么情景呢?白果樹已被砍伐,僅存一枯樁,高不過兩人,粗不過一摟,樹身被摧殘得平直而有棱角,是刀劈斧削的“杰作”,白花花的樹樁刺目驚心。輕輕扣之,嘭嘭有聲,其聲悲咽。
老樹毀于“文革”,當時集中了近百人,用了兩個月,才把白果樹鋸砍殆盡,準備建造公社大禮堂。但因木質脆做不得房梁,而棄之不用。若梁祝地下有知,一定會和老樹一起哭泣。
老樹前新植兩棵白果樹,僅一指粗,不知何年何月才長成老樹那般粗,縱然長成了也非梁祝時期遺物,難免有狗尾續貂之嫌。
大林
正陽縣大林鎮涂店村西,開闊的田野上,孤零零地生長著一棵白果樹,高30米,主干6米。這里原有一座寺廟,名觀音寺,新中國成立初期,寺廟被拆毀,余樹一棵。據縣志記載,該樹植于唐朝末年。古樹歷經千年,披星戴月,風雨兼程,躲過重重劫難,一路走到現在,卻倒在了今人手中,和紅羅書院的銀杏樹一樣,死于愚昧的魔爪下。
這棵白果樹被稱為“神樹”,每天都有許多人到樹下燒香許愿,求吉問兇,尋方醫病。若逢初一、十五,來燒香的人可達上千。就是這樣一棵樹,在2005年的一天,被燒香人不慎燃著了,雖經搶救,終被活活燒死了。大火燒了一天兩夜,大樹哭泣了一天兩夜。
陡溝
正陽縣陡溝鎮中學院內有棵白果樹,樹高18米,主干胸圍3.6米,為天齊廟僧人所栽,寺廟立廢時間無考,白果樹年齡不清楚,從樹干推測,有近千年歷史。我翻閱不少史料,均未發現確切記載。
聶莊
我沒去過確山縣石滾河聶莊村,據報道,那里的白果樹已越千年,生長茂盛,年年結果,可謂是老樹新果,老兵新傳。當地村民為保護古樹專門砌了圍墻,一米多高,很好,如果大家都善待古樹,更好。
柴坡
去北泉寺,路過驛城區朱古洞鄉柴坡村白果樹村,這棵樹大得超乎想象。在我見過的千年白果樹中,這棵最大,而且異常茂盛,沒有千年古樹常見的干枯、空洞、倒伏、斷裂等殘敗狀,樹身結實緊密,枝葉茂密,遮天蔽日,生命力極強,根本不像千歲高齡。若說不是古樹,樹身又那么粗,七八人才能合抱過來,以白果樹的生長速度,長這么粗少說也得2000年,有人說有5000年歷史了,不管哪種說法,反正是高齡。這棵樹生命力之所以旺盛,與它粗壯發達的根有關。樹根延伸數十米,裸露在外,高高隆起,離樹根越近,隆起越高,遠看像一堆青磚,到樹身一兩米時,樹根隆起半米多高,如陡峭的臺階,想靠近樹身,須跨上臺階。
千年老樹有靈氣,百姓把這棵樹當成神,不奇怪,不一樣的是,不燒香,只在樹身上掛紅布條。紅布條長短不一,寬窄不整,風一吹,和樹葉一起飄擺,微微有聲。紅布綠葉,色彩鮮艷,賞心悅目。
北泉寺
北泉寺與柴坡相距幾里地,兩處都有千年白果樹,堪稱勝景。北泉寺更以一寺之彈丸之地,擁有四棵千年白果樹,更為勝景之勝景了。
寺內有唐朝的柏樹兩棵,白果樹四棵,稱為“唐柏隋果”,為寺內獨到之風景,不管游客還是香客,入寺必看。
最大的一棵白果樹位于東北角,高35米,干圍7.5米,因遭雷擊,樹干內部起火,燒出一個洞,很大,可放一張八仙桌,四人對飲,互不相礙。我曾數次游覽北泉寺,佇立于樹前,竊想,若在明月之夜,于樹洞內獨坐,觀斑駁月影,聽悠悠鐘鳴,吸清新白果樹香,品醇香清茗,將是超凡脫俗的神仙之樂。
這棵樹生命力十分頑強,樹身空了,燃燒過的黑跡斑斑,樹身裂為多瓣,如剝開的橘子,多處呈洞狀,其中一洞兩邊完全裂開,互不相連,又一洞下邊空,上邊連,如門。沒有樹干,僅有樹皮,以單薄的樹皮支撐巨大的樹枝樹冠,經雨雪而不倒,歷強風而不折,稱得上奇跡。
東南角那棵白果樹,相傳為顏真卿殉節處。唐德宗年間,準西鎮節度史李希烈叛亂,顏真卿前往招撫,橫遭拘禁,而不失節,最后被縊死于此樹下。后人為紀念顏真卿,于此建顏魯公祠,內塑顏魯公坐像,將其手跡“天中山”制匾懸于祠上,至今猶存。
蔡溝
千年白果樹多由僧人種植,生長于寺廟,唯有上蔡蔡溝這棵白果樹例外,由孔子種植,生長于蔡溝河岸邊。
相傳孔子周游列國,困厄于陳蔡之間,斷糧,隨從弟子都因饑餓而病倒,而孔子不但不叫嚷饑餓,反而精神更佳,高歌道:“君不困不成王也,烈士不困行不彰也!”歌聲驚醒了弟子,問老師:“夫子被困實為難矣,為何樂也?”孔子答道:“自古圣賢必有大難,而大難過必有幸也。”說罷,孔子仰天大笑。樂天精神感動了弟子,他們從困境中振作起來,堅持7日后被釋放,無一人喪命。
為了紀念曾在此受厄,孔子親手栽下了白果樹。為紀念圣人,后人在此修建一座廟,叫“厄廟”。民國初年,廢廟宇,興學校,厄廟改為今日的蔡溝中學。
這棵白果樹唐時遭火災,生發新樹,明時復遭雷擊,樹外又包生新樹,現在枝葉繁茂,狀若華蓋。孔子種植的白果樹像孔子的人生經歷,命運坎坷,多災多難,老年成就非凡,影響數千年。
如果不是遭遇多次災難,此樹有2000多年樹齡,應該是最粗大的。實際僅有一摟多粗,與2000多年的高齡不相稱,也許是屢遭劫難,屢次新生的緣故吧,如孔子,遭受重重挫折而不悔,一直為理想而奔波。
大樹邊有一石碑,上寫“上蔡縣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名稱:大白果樹,編號:5,上蔡縣革命委員會”,一看便知,為“文革”遺存。文革中,批林批孔運動開展得轟轟烈烈,上蔡縣“革委會”冒著巨大風險,頂著巨大壓力,將批判對象種下的白果樹列為文物,免于災禍,需要多么大的勇氣呀。“文革”期間,孔子的墓遭毀壞,家族多人的墓被扒開,而他親身種植的白果樹幸存下來,為不幸中的萬幸。
“文革”已經結束30多年,石碑依然立于樹邊,是那一代人骨氣的見證,也可列為文物了。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駐馬店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其他本地歷史信息

電話:13103666269 傳真:"" 郵箱:2226701055#qq.com
地址:駐馬店市愛克CBD 郵編:4630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駐馬店在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""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""
北京20中官方